相关文章

退休18年仍不忘初心研“农事” 常州79岁高工找“合伙人”共治蓝藻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tcxcwl.cn/

    79岁的陈琴笙一直有个心愿,就是在有生之年可以看到他的多项发明专利真正产生社会效益,不计报酬,只为恢复土壤生机、让环境更加优美。

    2000年退休后,他花了10年时间在土壤修复、蓝藻治理上,发明出了土壤清洁剂等专利产品,还研究出灭杀蓝藻、制成藻蛋白粉的方法。“我想找一位蓝藻治理合伙人,无偿提供技术和研究成果,支持其实现产业化,为环保事业尽一份绵薄之力。”

    陈琴笙毕业于南京农业大学土壤农化系,1964年被分配到黑龙江农垦勘测设计研究院从事土肥研究,取得教授级高级工程师职称。2000年退休后,又返聘4年。2005年,他和老伴回到武进定居,先后在武进区生产力促进中心、立华集团工作。

    2007年,无锡蓝藻事件爆发,让他对蓝藻这种低等级生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10多年来,他对太湖进行全面踏查,形成踏查报告,得出了蓝藻集中分布在太湖北侧数个湖湾区,宜兴、湖州为两个生源地的初步分析结果。他还精心手绘了一张太湖水域分布简图,效果堪比印刷版。

    踏查一般都在夏季,不少沿湖渔民都对这个白发苍苍,顶着烈日在湖边颤颤巍巍捞蓝藻的老人印象深刻。当听说他是在寻找治理蓝藻的办法后,渔民们都敬佩不已。“太滆村有位徐姓渔民,驾着他的渔船带我去太湖淑山岛,大半天时间不仅分文不收,临走还送我湖鲜。”陈琴笙回忆,徐先生只说治好蓝藻就是给他们渔民最好的报答。

    处理蓝藻

    昨天上午,记者来到陈琴笙家,他的小书房里摆着一桌子的实验仪器,烧杯、试管、天平、搅拌棒……关于藻蛋白粉的两次小试,一次在位于奔牛的川江肥料有限公司,一次就在他家里。他拿出了小试产品——一袋墨绿色的藻蛋白粉。

    陈琴笙说,蓝藻富含动物性蛋白,比例远高于国产鱼粉,是畜禽、鱼类养殖的重要饲料添加剂。这几年,他经常在报纸上看到每年蓝藻爆发时,政府要花大量人力、物力进行打捞、搅拌、粉碎处理。“现在的治理就是打捞、搅拌、沉底,大量蓝藻并没有死亡,沉入湖底得不到真正灭杀。与此同时,国内的鱼粉缺口很大,约70%要从秘鲁等国进口,进口鱼粉价格每吨上万元。”陈琴笙说,如果把蓝藻进行深加工,制成藻蛋白粉代替进口鱼粉,能够产生更高的经济效益,实现以治养治。

    “进口鱼粉的动物性蛋白含量约60%,和藻蛋白粉差不多,但后者的成本很低,价格也不会那么昂贵。”根据小试结果,一吨新鲜蓝藻可加工制造20公斤藻蛋白粉,市场价200多元,扣除打捞、加工成本,利润超过100元。

    热心公益

    “我们拥有的知识和经验,是一笔宝贵的财富,国家培养一个工程师不容易,我们拿着国家的退休工资,要真正实现老有所为。”陈琴笙是这么说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2007年,他从媒体得知洛阳镇圻庄村16亩土地受电镀厂污染绝收4年的消息后,心如刀绞,亲自赶到圻庄村取样,为部分土地进行改良试点,让污染土壤迎来丰收年。2012年,他得知邹区镇殷村有2000多亩土地受到酸性污水污染,农田严重低产时,他又利用专业知识对部分土地进行修复试点,修复后的水稻田亩产均恢复到600公斤以上。此外,他还曾帮助湟里镇农民解决过“臭大米”问题。

    “藻蛋白粉虽然经过了2次小试,但接下来还要中试、送检和临床试验等等,要让这项研究真正产生社会效益,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力量能实现的了。”陈琴笙说,凡是致力于蓝藻治理的机构和企业,都可以和他联系,电话13776839641。

    采访结束前,他再三向记者强调:“技术成果无偿贡献,只求对社会有益。” 童华岗